<rt id="iyc6a"><small id="iyc6a"></small></rt>
<rt id="iyc6a"><small id="iyc6a"></small></rt><rt id="iyc6a"><small id="iyc6a"></small></rt>
?
 
作者:李晨陽 來源:科學網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:2021/9/21 19:05:42
選擇字號:
專訪王曉東院士:科學家需要什么樣的“自由”?

 

作者|李晨陽

“‘自由’對科學家的意義是不言自明的。但科學家究竟應該得到多少‘自由’呢?科技體制改革這么些年,大家依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達成共識。”

在9月12日舉行的未來科學大獎新聞發布會現場,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、美國科學院院士王曉東如是說。

王曉東的履歷非常豐富。除了在科研上的成就外,他還開辟了被稱為科技體制改革的“試驗田”——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,開創了中國本土生物制藥企業——百濟神州。

在與《中國科學報》的對話中,他針對科技體制改革和科學家創業這兩個“老生常談”的問題,表達了自己的獨到見解。

王曉東院士

以下是采訪內容:

如果科家連自由都沒有,怎么能走下去呢?

《中國科學報》:為科學家減負、解綁,是科技界的“老生常談”了。為什么科學家對這個話題如此敏感?

王曉東:

因為“自由”對科學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科學家是人類大部隊的“偵察兵”,走在人類認知的最前沿,去探索各種可能的道路。歷史上,這些探路者絕大部分都“死”掉了——科學家在探索的過程中很少能取得真正的成功。甚至哪怕你的方向對了,也有可能多年看不到勝利的果實。

因此科學家最怕的,就是在這條本就很艱難的探索之路上,再套上重重枷鎖:只能走這條路,不能走那條路;只能帶兩天的干糧,第三天餓了再來申請……戴上這么多鐐銬,又怎么能為人類大部隊探索出前所未有的新方向?

我舉個例子,現在全人類面臨的重大危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。在這場疫情中,人類首次批準了mRNA 疫苗的上市。而這些疫苗的誕生,離不開匈牙利裔女科學家卡塔琳.考里科的工作??祭锟圃趯W⒀芯縨RNA技術的幾十年間,缺少經費,不被認可,甚至一度面臨失業的風險。直到疫情暴發后,大家才意識到她的技術能讓人類以最快速度得到新冠病毒疫苗。

所謂顛覆性、突破性的科學發現,就是大家曾經認為對的事,你說它不對;大家以前認為行不通的路,你走成了。因此,大多重要的科學突破,都要經歷一個被忽視、被質疑的過程。如果科學家連自由都沒有,又怎么能走得下去呢?

《中國科學報》:能否請您解釋一下,科學家要的“自由”究竟是什么樣的?

王曉東:

科學家要的“自由”很簡單。

第一,他有權力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,而不是必須事事征求別人的意見,特別是不必聽取外行的意見;第二,他能獲得必要的資源去做想做的事。

人類中最有干勁、最有激情的偵察兵們,不應該為包里還剩幾天的干糧去犯愁。

當然,總有人會問:如果他吃了干糧卻不干活呢?如果他把干糧賣掉中飽私囊呢?這種事情的確存在,但我認為這僅僅是個體行為,而不會成為群體行為。

因為科學活動本質上是一種榮譽活動,科學家是為了自己的榮譽、集體的榮譽,乃至全人類的榮譽而奮斗。他們致力于證明的,是人類究竟能達到多高的智慧,能做到多大的事情。

因此,科學共同體本質上是一個榮譽的系統,而不是一個唯利是圖的系統。如果把科學家當賊防,最后的結果只能是逼良成賊;如果給科學家真正的尊重和信任,他們就會自覺地創造出更多的榮譽。

《中國科學報》:按您的說法,科學家需要自由是一個簡單明了的道理。為何這么多年過去了,人們在這個問題上仍然爭論不休,所謂“自由”的尺度也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共識呢?

王曉東:

在我看來,這是因為我們對科學活動的不同性質和不同管理模式,還沒有很好地厘清。

我認為科學活動可以大致分為兩種形式:一種就是所謂的探索性工作,去發現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東西;另一種則是實現性的工作,是利用大家已經知道的原理,去轉化出實用性的產品——簡單來說,就是“科學”和“技術”的區分。

科學和技術在我們的語境里常常是不分家的。但在管理上,它們應該有明顯的不同。對探索性的研究,就像我剛才說的,應該給予資源和思想上的高度自由。但涉及到技術研發,則必須有清晰的階段性目標,有對階段性成果的考核。如果沒有的話,這個項目就不能繼續推進。

科學家該創什么樣的業?不同時期有不同答案

《中國科學報》:提到技術研發和成果轉化,人們很自然地會想到科學家創業這個熱點話題。在您看來,什么樣的科學家應該創業,科學家應該創什么樣的業?

王曉東:

在我看來,科學家參與創業,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轉化出來,培養出能在工業界創造價值的學生,這是很有擔當的事。因為我們做科研的經費都來自納稅人的錢,還是應該為社會產生效益。

科學家該創什么樣的業?在不同的歷史階段,答案是不一樣的。

我們所熟知的生物科技公司鼻祖,如Genetech、Amgen等公司,都是由著名科學家開創的。當時這個行當還是一個新生產物,亟需科學家的專業技術加持。

我回國創立百濟神州時,也恰逢天時地利人和:剛好當時國內通過了一系列關于藥物研發的新政策,同時資本也開始向生物科技敞開大門,當時的大環境也為科學家創業掃除了很多障礙。而我自身也從過去的失敗經歷中積累了認識和經驗。

而今天,我國的生物科技又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,我們和國際接軌的渠道已經完全打通。當下,一位科學家想成立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如果只是瞄準國內市場,只怕機會不大,因為你能做的事情大家都會做,所以一定要去追求更大更艱難的目標。

我希望看到更多創業者瞄準國際市場,這將是一個非常健康的轉變,也是一個值得奮斗的新階段、新目標。

《中國科學報》:可否從您的自身經歷出發,談談科學家創業需要克服哪些慣性思維,有哪些建設性的建議?

王曉東:

創業和科研有很大的不同??茖W家發文章就像射箭一樣,箭射到哪里,就在那兒畫一個靶子。而創業是要先有一個靶子,然后努力把箭射向靶心。這個難度是不一樣的。而且,一旦箭已離弦,科學家自己能決定的事情已經很少了。

從科學家的角度來講,如何擺正自己的位置,擯棄對成果轉化的不切實際的期待,如何與企業家形成良性的互動,都是很重要的課題。

我很年輕的時候,第一次創業就失敗了。那時我單純地覺得自己的發現有應用價值,卻不了解企業的運行規律。這次失敗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學習過程。當我再創建百濟神州時,就建立了一個非常扎實非常明確的目標,每一個階段都能拿出具有時效性的成果。這樣企業就一步步做起來了。

 
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,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,請與我們接洽。
 
 打印  發E-mail給: 
    
 
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
?
圖片新聞
圍繞白矮星的新氣態巨行星 “羲和號”成功發射
全球首個!高放廢物地質處置協作中心成立 繪制精確的銀河系旋臂結構圖
>>更多
 
一周新聞排行
 
編輯部推薦博文
 
日本高清视频色wwwwww色,日本高清视频在线一本视频,日本免费的高清毛片视频